订单查询


复音 重音 布鲁斯 半音阶 套装口琴 原装进口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我爱口琴网 > 口琴达人 > 国内琴手 > 一把口琴一代人的记忆
  • 最新文章

浏览历史

一把口琴一代人的记忆
2015-03-25

   一九五二年,我的大堂哥陈贞贤考上集美水产学校,回家时带回一个“真善美”牌的口琴。

 

  这下,在节假日里、寒暑假中,家族中的男女老少,常能听到大堂哥吹奏的一些歌曲,如革命歌曲《解放区的天》、《咱们工人有力量》,还有民歌《牧羊姑娘》等。大家听着听着也学会了唱这些歌曲。

 

  一九五五年大堂哥中专毕业到福州工作,便把口琴赠送给我哥陈贞举。从此,我家中常飘出悦耳的口琴声,有电影插曲《我的祖国》、《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等,这是我哥吹奏的。也有年代较久远的歌曲,如《纺棉花》、《渔光曲》等,这是我母亲吹奏的。他们都学会了吹口琴,家中充满了欢乐。

 

  一九五八年,我哥参军了,把口琴转赠给我。耳濡目染,我也学会吹口琴,有时也能勇敢上台吹奏。这个“真善美”口琴,伴随我走过学生时代直至工作多年。终于它老了,“退休”了。禁不住对口琴的喜爱,一九七八年我又买了一个上海口琴总厂出品的“敦煌”牌的口琴。

 

一把口琴一代人的记忆

  其实,口琴是一种较好学的乐器,只要懂得音阶,练习好呼吸很快就能学会吹奏了。口琴凭借着其优美的音色、小巧的身躯,曾经征服了一大批爱好音乐的朋友。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走在校园内、公园里,常常可以听到悦耳的口琴声,让人心旷神怡。

 

  我至今珍藏着这个“敦煌”牌口琴,有时也拿出来吹吹,自娱自乐。看着口琴,我脑海里会浮现出我母亲、大堂哥和我哥当年的音容笑貌,耳边似乎就响起了他们吹奏的美妙口琴声。这就是口琴的魅力。


我爱口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