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查询


复音 重音 布鲁斯 半音阶 套装口琴 原装进口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我爱口琴网 > 口琴达人 > 国内琴手 > 父亲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记住了调子的位置和呼吸
  • 最新文章

浏览历史

父亲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记住了调子的位置和呼吸
2015-03-25

   成年了的我们,总是爱回忆,成年了的我们也开始学会读懂父母,父亲坐在我旁边时,我也会偷偷的观察他,看着他脸上的细纹越来越多,内心很不是滋味。树欲静而风不止,我第一次知道这句话的时候,很年幼,内心世界就这么轻轻的波动了一下,而成年后的我,才真的懂了为什么会跟着下一句子欲养而亲不待。

 

  那些年超生游击战中,我算是众多的战利品之一,姐姐只比我大一岁半有余。间隔期不到,自然我肯定不是妈妈因为吃太多东西撑爆里肚皮而飞出来的一坨肉肉,我是爸爸从老街铁路边上的垃圾堆里捡到的。

 

  如果有人指着我的妈妈问我她是谁,那一定是阿姨,边上那个鼓着眼睛凶巴巴的男子,一定是我叔叔。就这样,顶着黑户的帽子一直到了四岁多,性格腼腆的像个姑娘。

 

  父亲初二文凭,因为默写两句古诗错了7个字,被当众取笑,捡了砖头砸了老师后就辍学了。

 

  读书少的他希望我和姐姐能有些特长,比如会点乐器或者能唱首歌跳个舞什么的,有朋自远方来得时候,小孩子是要表演的啊。

 

  歪着脑袋红着脸,撅着腚,肚皮上一挠……”咳……咳……多少人为了生活,历尽了悲欢离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那以后,父亲知道我的歌唱道路基本就此打住了,这事儿赖他,家里的磁带除了《龙飘飘三十年经典》就剩下些即兴歌王张帝的带子了。只恨我张帝即兴的技巧没学会,倒是把舞女唱得有那么几分悲悯。

 

  那就换乐器吧,结果我在幼儿园老师的钢琴下哭了两年。无奈父亲一咬牙,一跺脚,把我送去了文武学校,强身健体之外,还希望我能有点男孩子气。

 

  父亲本以为我会对音乐感兴趣的,因为小时候,录音机里嘎吱嘎吱音乐一起我就会咯咯笑,饱饭后的那根烟的时间里,他总会不紧不慢的把烟盒上塑料纸扯下,反过来往嘴上一凑,猛地一口气,用嘴唇那么一抿一张,就会出来一只小鸟的叫声,很是欢快,很是好听。然后我就会夺过那张塑料纸,憋红了小脸儿却只能吸出些放屁一样的声音,气的母亲也撅起嘴巴说我不学点好。

 

  后来有一天后,忽然看到听到门外飘来一个声音,很奇怪,但是很好听。

 

  断断续续,磕磕巴巴的……

 

  “哆……来……咪”

 

  “哆……来……咪……发……”

 

  追着声音出门去,从父亲口中一把夺过来一个铁皮包裹的,中间两排绿色方格子的一个东西,铁皮上刻有几个字“国光重音口琴

 

  就这样,拿着这个口琴,学着父亲的样子塞到嘴里,从左边滑到右边,右边滑到左边,听着口琴快速的切换音符,觉得世界尽然如此神奇,把玩了整整一个下午,即使勒得嘴唇发红,也没能吹出任何一个能听的调子,生气丢给父亲。

 

  父亲接过口琴,放到嘴边,我眼巴巴的望着他,瞪大眼睛扯着耳朵表示着并不相信爸爸能吹出什么调子来。

 

  果不其然……他接过口琴刚吹了个音符便赶紧扭过头去。

 

  “呸……呸……好多口水啊……”

 

  逗得我赶紧拉着妈妈也来看父亲的窘态。

 

  等我再跑到他身边的时候,听到的却是一个美妙的调子了。即使在现在看来多么的单调,但在那个时候,父亲的那个调子已经引得我托着腮帮子听了整整一个傍晚。虽然一个傍晚都只有那一个调子。

 

  后来父亲告诉我,喜欢什么歌呢,就先学会唱,然后记住音调,在口琴上用吸气和吹气找调子,记住正确调子的位置和吸气吹气的方式,慢慢组成一首歌。就这样,我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学会了用口琴吹出来得第一个曲子却是世上只有妈妈好的前两句……

 

  父亲不甘心,我却不屑,他创作他的,我玩自己的。

 

  终于有一天,父亲吹出了完整的一首歌,尽管演奏的过程并不连贯,场面也不宏大,听众也只有我,但是他仍然吹完了一整首歌。

 

  我认输……尽管父亲说口琴送给我了,我却还是把它丢到了抽屉的最角落。

 

  ……再后来。

 

  父母走后的一年,我日思夜想的回到那个满是回忆却布满灰尘的家。

 

  推开房门拉开抽屉,偶然再看到那只躺在角落的口琴时,已锈迹斑斑,吹一口,口琴里重重的烟味已被铁锈和时间的味道盖过。一声闷长的低音响起时,眼泪也浸满了那两排绿色的格子。

 

  慢慢长大,恍然明白当时父亲吹奏的那首曲子并不是《龙飘飘三十年金典》

 

  是罗大佑的《童年》

 

  父亲硬是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记住了调子的位置和呼吸。

 

  闭上双眼,努力冥想,池塘边的榕树下,知了到底在哪里叫着夏天……

 


我爱口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