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查询


复音 重音 布鲁斯 半音阶 套装口琴 原装进口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我爱口琴网 > 行业资讯 > 厂商资讯 > 船上的文艺,带着口琴一起远航
  • 最新文章

浏览历史

船上的文艺,带着口琴一起远航
2015-03-31

   我时常想起船上那个吹口琴的人。

 

  我总是感觉他有些面熟,我一直在想,我们到底在哪里见过呢?是他还是相似的人呢?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知道,他有一个与我相似的名字,叫阿威,知道他有个可爱的女儿和美丽的妻子,知道他最享受的是一个人在月光下闭上眼睛专注地吹着他的口琴。

 

 

  船员们总是笑话他古怪,吹着大家不爱听也听不明白的曲子,那是一首《流浪者之歌》。年少时,我也玩过那种复音口琴,那时候国内很少有半音阶口琴。听老师讲,国内能奏下《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的口琴大师都很少,像《流浪者之歌》这种,能完整奏下来的更是凤毛麟角。直到有一天听到奥地利口琴大师Franz Chmel1994年在法国世界音乐口琴节上演奏的版本后,我再也不敢说我吹过口琴了。

 

  阿威跟其他船员不一样,人家都用玩牌或者看电影打发时间,唯有他每天站在船头或船尾吹口琴。我问过他,为什么不和其他的船员一起玩呢。他说,他不喜欢打麻将和纸牌,年少时喜欢音乐,学过好几门乐器,口琴学的时间最长,但文化课没有好好学,结果高中没考上,托父亲的关系进了青岛的一个中专学习船舶驾驶。在学校的时候他是文艺青年,也想过在音乐道路上再往前走一步。后来,一个爱他的女孩“拖”住了他,再后来一个喊着“爸爸”的小人儿“拖”住了他。他跟我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奏的曲子对不对,只是老婆和女儿爱听,所以就会在闲暇时间不停地摸索,回到岸上,在老婆和女儿面前秀上一段。

 

  铁打的船只,流水的船员。时隔将近两年后我再上船,从其他船员那里打听到,和很多人一样,阿威后来换到另一艘船上去了。我站在甲板上,脑海里极力回想着阿威吹琴的样子,忽然看到了另一张与阿威相似的脸,仿佛就在昨天,几个小伙伴与我一起背着口琴去文化宫。我们并排坐在辅导室里,时而嬉笑,时而打闹,时而吹出一个个优美的音符……

 

  我想象着有一天我和阿威还能在某艘船上相遇,我们干完了一天的工作后,倚靠船头,听他吹着只有我能听懂的曲子。


我爱口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