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查询


复音 重音 布鲁斯 半音阶 套装口琴 原装进口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我爱口琴网 > 行业资讯 > 国内资讯 > 苏州小城里的口琴故事
  • 最新文章

浏览历史

苏州小城里的口琴故事
2015-06-01

   太湖新城(松陵镇)三村社区居民阿山的书橱里,珍藏着一把他父亲送的老式口琴。这把口琴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产品,不像现在的口琴,内芯是塑料格子,它的内芯格子是木头做成的,而且只有21孔,不像现在的24孔。

 

苏州小城里的口琴故事

 

  “现在这把口琴还可以吹呢。”阿山说,每次看到这把口琴,就会想起当年往事,父爱历历在目。

 

  这把口琴的两侧裹着的铜皮上分别有着中文和英文字样。阿山猜想,这口琴也许是早期的中外合资产品。“我父亲就是吹着它,度过了年轻时代。”阿山的父亲是邮电局职工,从事维修电话机服务。

 

  阿山记得,每当放暑假,他就会跟着父亲到处走街串巷服务邮电局客户。从中,阿山学到了一些简单的电器维修知识。“家里简单的电器线路啥的,我也会捣鼓一下。”不过阿山最喜欢的还是“捣鼓”父亲送给自己的口琴。“我们家人其实都没有什么音乐细胞,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喜欢摆弄摆弄乐器。”阿山笑着介绍,那时候年轻人的文娱活动匮乏,大家似乎都对乐器有点兴趣,他有空就拿着口琴吹,逐渐摸索出了门道,当年他还和隔壁邻居、要好朋友一起用各自的乐器自娱自乐。

 

  阿山全家人主要靠他父亲的收入维持生活。尽管生活上不富裕甚至还有点拮据,但是父母亲坚决要让三个儿子读书。“你能读到哪个阶段就读到哪里,不用为钱操心。”这是阿山父亲对他的承诺。“高中毕业后,我去农村插队,业余时间就靠口琴驱赶寂寞。”阿山解释,父亲在那次临别时,正式把家中的口琴送给了他。

 

  尽管阿山自称“五音不全”,但口琴在手,每当劳动结束,就是他畅游音乐海洋的时间,口琴相伴能驱散他思家的孤独和无奈,调节一下劳累后的情绪。“后来在知青伙伴的指点下,我才稍微懂了一点吹法和技巧。”阿山笑称,吹口琴是高中后才算正式入门。

 

  后来阿山进厂当了工人,口琴也结束了五年的“艰苦历程”,伴着他重新回到了家里。阿山把口琴小心翼翼地冲洗干净,裹上手帕,藏进了抽屉。期间,偶尔有空,他就会拿出口琴来重温一下过去练过的曲子。

 

  工作两年后,阿山考入一所工艺美术大学,临行时,他当然忘不了好伙伴——父亲送的老式口琴。在大学的艺术氛围熏陶下,阿山又习惯性地拿出口琴,尽情地把自己的情感、思想“张扬”。“那时同学中没几个人会吹口琴,否则我准会出洋相。”阿山后来不敢怠慢自己的学业,没有在口琴上下功夫。“吹口琴带给我的欢快是难忘的。”阿三的大学生活中,口琴陪伴他走了一程。

 

  学业结束回到吴江,阿山再次把口琴藏进抽屉,后来他的女儿所在的学校教口琴,为让女儿吹出好成绩,阿山这个业余段位极低的口琴手又自告奋勇地当起了启蒙老师。“女儿的口琴水平大有长进,我吹了这么多年的口琴,总算有了点回报。”每个黄昏,阿山教女儿练习吹口琴的往事,让他体会到了天伦之乐。

 

  如今,这把口琴的年纪早超过一个甲子,但阿山现在拿出来吹的时候,发现它的音质依然很好,吹上去相当轻松和谐。“我不是一个好口琴手,但拥有这把伴随着父亲和我走过许多岁月的老式口琴,我感觉就是珍藏对父亲的一份敬意和回忆,也是对自己人生经历的一份留念。”阿山说,父亲留给他的纪念物还有很多,口琴只是其中一件,但唯有这把口琴,记录了他的成长经历。


我爱口琴网